Id Frost

埃迪 ( Id Frost / 邪惡凍人 )

源自於小說【無窮遠點】原創角色。
以傑克凍人為原型,對於壓抑對杰米.班內特感情依附所產生的影子。
用心理學解釋埃迪原為傑克的本我。


本我(英文:id)是在潛意識形態下的思想,(拉丁字為「it」,原德文字則為「Es」)代表思緒的原始程序——人最為原始的、屬滿足本能衝動的慾望,如飢餓、生氣、性慾等;此字為佛洛伊德根據喬治·果代克(Georg Groddeck)的作品所建。
本我為與生俱來的,亦為人格結構的基礎,日後自我及超我即是以本我為基礎而發展。本我只遵循一個原則——享樂原則(pleasure principle),意為追求個體的生物性需求如食物的飽足與性慾的滿足,以及避免痛苦。佛洛伊德認為,享樂原則的影響最大化是在人的嬰幼兒時期,也是本我思想表現最突出的時候。


——維基百科摘錄(本我、自我以及超我)

其個性專一於傑克本身的慾望,與守護者擁有同等能力。但其性格比傑克更來的——開放;正因忠於傑克本身的慾望,基本上算是個不喜歡受限的人。

穿著面貌與傑克無異,差異點在於後者是黑髮金眼,手持的牧羊冰杖是如夜一般的黑色。

以下節錄曾在遠點本內出現的片段。




     黑暗雪人篇:

三個季節都見不到杰米這對傑克而言已經變成一種漫長的等待,他知道杰米對自己的存在意義重大,但為什麼那份感激之情經過近十年的歲月已經轉變成他想不到的重量,想觸碰想擁抱想牽著對方的手以及想——傑克奮力搖搖頭將最後一個想法沉澱在內心的黑暗角落。

然而臉上困窘的表情卻讓另一個傑克全部收到眼底,另一個傑克向前幾步握住對方的手。


「你應該注意到了,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只是你一直裝做不知道而已。」

「我不懂你在說甚麼。」

「那是想獨佔杰米.班內特的心意、戒慎恐懼而專一的愛情,你那個想要獨佔那個人的情感我一直都深深了解喔。」

「比如說你只能看著杰米與其他人互動時你有甚麼感想?你不喜歡吧,你討厭你自己吧?你只希望杰米.班內特只看著你一人對吧?因為寂寞害怕,所以你只希望對方能夠陪在你身邊對吧?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因為你不肯正視你的感情因此內心滿滿的都是恐懼悲傷寂寞與依戀,你選擇忽略你的想法,於是『我』就誕生了。不過——你就算不想承認那些我也無所謂,你的那些情感我大可代替你去實現,畢竟崇高的守護者大人不肯承認那些啊。」

另一個傑克聳聳肩。

「你不肯去意識杰米.班內特對你的心意。但矛盾的是你明明已經接受了那個人類吻你的事實,但你為何遲遲不肯回應呢?這麼說來守護者大人還挺自私的對吧?還是我該說你只是享受著被人『關注』這種行為呢?」

現任的守護者撲向對方將他壓倒在地,手上的冰杖冷冷地抵向對方的咽喉。傑克臉上寫滿了怒意彷彿不願意承認對方所講的每字每句。

「你到底是甚麼?」霜精靈憤怒地看向對方:「你到底想要說明甚麼?」

「請將不如激將啊,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

儘管被壓制在地,黑髮的傑克仍怡然自得的用輕快的聲音回應:「我是來做交易的。」

「交易?」

「對,交易。你,傑克凍人、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我提出的交易就是你可以繼續忽略你的感情做你崇高的守護者;而我呢,我代替你成為杰米.班內特的傑克凍人,怎麼樣我想這個應該很公平吧?有人代替你去承受那個人類的愛情不是很好嗎?還是說你寧肯對愛情抱持如履薄冰的心態繼續跟杰米.班內特維持那個不知道何時會崩潰的友誼?喔,你不用擔心我,我是你內心黑暗面的你自己,我對杰米.班內特的感情不是你所想像的那麼膚淺,你對對方的情感重量是多重——我便擁有同等的感情重量。」

「當然包括著你想對杰米.班內特想做著親吻以後的後續行為。只不過我沒想到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是多麼的喜歡那個人類呢。」

「你住口!」鬆開手,傑克大聲否認:「絕對沒有那種事!」

「唉呦,你大可大方地承認。」與自己擁有相同容貌的傑克低語:「堂堂一個守護者居然對人類少年抱持著情慾這種事。」

「不要再講了!」傑克摀著耳死命著搖頭,這時黑髮的傑克抓住對方的領子猛然起身,接著抓住傑克的手,他逼使守護者去觸碰浮游在空中已經閃耀多時的金黃色的夢沙,現任的守護者奮力掙扎著,他明確知道對方所言的句子部分屬實,也是自己極力避免掉想去承認觸碰的真實。

「那麼為什麼你不肯再去觸碰沙仙的夢沙?」對方微微笑:「難道是害怕那會會透露出你內心中的渴望?」

「沒有甚麼好否認的,我親愛的傑克。」

守護者的指尖碰到了沙沙的夢沙。



然後——


守護者疲累的回到杰米的寢室,身上覆蓋了一層細細碎碎的雪花,正在讀書的某個大學生看見對方狼狽的景象急急忙忙丟下手上的課本,想也不想的從椅背上抓起毛巾開始擦拭對方濕透的臉頰。但是他很難不去忽略守護者白髮下的悲傷眼神,霜精靈緊緊咬著下唇忍耐著,眼底似乎噙著淚水。

他皺起眉,伸手自然的抹過對方的眼角,開口試著詢問對方究竟發生甚麼事。霜精靈卻在這個時候主動握起對方的手掌,傑克輕輕蹭著對方的掌,正要開口時眼淚卻不爭氣的開始往下掉。

這下杰米是明顯的慌了,他手忙腳亂的擦去對方的淚水,一邊不自然的說要不要喝點東西他去準備,轉過身才準備留下守護者,小小的霜精靈卻拉住對方的衣角。

「……」

「……傑克?」

杰米頓住動作轉過身丟出一個問句,傑克的聲音怯生生地留在對方的口中難以分辨,大學生在心中揣測自己該怎麼做對應的舉動,但守護者的動作比他更快,霜精靈扯住對方襯衫的領子踮起腳尖親上對方的嘴唇。

遲疑一瞬,他抓住守護者的肩膀猛然拉開距離。然而對方唇上冰雪清清淡淡的氣味卻像烙鐵般仍舊殘留在自己的唇上,似乎還留著傑克唇上的溫度。

「傑克你怎麼了?」緊張的只丟的出這一句,大學生有些慌了,但霜精靈卻沒有多餘給他更多時間考慮,他掙脫對方的手仰起頭向對方索吻。

「慢著!」杰米激動的推開對方。「你到底怎麼了——這不是你會做的——」他抹著嘴唇,那句「舉動」兩個字卻怎麼也無法出口。


「嘛嘛,果然還是不行啊。」跌坐在床上的傑克丟出了不符合氣氛的這一句,那個守護者抹了抹自己一頭的白色頭髮瞥了杰米一眼,白色的頭髮在對方的面前像是染上墨色般轉變成一種晦暗漆黑的色彩。


看起來像是傑克的傑克笑出聲。「我都做到了這種地步,沒想到你連接吻的後續都不會做啊?」

「吓?」看見對方的轉變著著實實的讓杰米嚇了一大跳:「你在說甚麼?」

兩個人果然都太天真了啊,難怪那個守護者會一直壓抑自己的慾望。眼前近似傑克之人慵懶的伸個懶腰後優雅翹起腿。

「你啊,難道對傑克凍人沒有慾望嗎?」

「我——」

近似傑克之人忽略對方的聲音,展示般的褪去身上的衣服露出底下如雪一般的肌膚,整個上半身暴露在空氣中,守護者打了哆嗦,然後看著杰米的端正的臉由白轉紅,接著努力別過頭去不看自己,有幾秒鐘他看起來似乎想要奪門而出,最終杰米卻是忍住情緒抓著自己的外套披在對方的身上。

「快把衣服穿上!」連遞給自己外套的指尖都在微微顫抖,而剛好是像是傑克的傑克預料中的事,他輕觸了杰米的手往自己的方向一拉,人類是整個撞進霜精靈的懷裡。近似傑克之人享受對方的反應,略帶惡意的輕輕咬了咬對方的耳垂。

「上我啊,」他牽動嘴角,這在杰米的眼中看來是一個異常妖豔的微笑:「這不是你想要的?」近似傑克之人毫不避諱的碰了碰對方的腿,順著褲子的縫線一路往上摸,人類少年搖搖頭抗拒吐出幾個單字,終究再度推開對方自己避到了咫尺之外。

「你到底是誰?」杰米強迫自己正眼看著半裸的對方,嚥了嚥口唾沫:「你不是傑克。」

「我當然是啦。」對方輕快的回應他:「我是那個愛慕你卻無法吐露情感的守護者啊。」

「你不是他!」否認。

「喔對啦,的確有部分不一樣。」黑髮的傑克漫不經心地開始玩自己的頭髮:「但本質都是一樣的喔,我喜歡著杰米,就跟他喜歡你一樣。」

「但是膽小的守護者始終不敢面對自己的感情,他恐懼自己的感情,害怕自己萬一被杰米.班內特得知那份愛情後兩人的友誼就會變了質,因為過於壓抑自己、否認自己、恐懼自己以及拒絕自己,當慾望與理念相互抵觸時膽小的守護者便無意識的分化出另一個自己。」

他用著像是演說一般的口氣往下說。

「我是傑克凍人的負面存在,如果要給一個名字的話,你覺得——埃迪(Id)怎麼樣?我的存在就是傑克凍人的本身,同時他也是——」

「那傑克呢?」杰米粗魯的打斷他,「如果你不是傑克,那真正的傑克在哪裡?」

「當慾望跟信念相互牴觸的時候,你親愛的守護者大人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守護者這個職位喔。」埃迪湊近他用清晰的聲音一個字一個字緩緩低語。「看起來你在他心中的位置也不怎麼重要呢。」

少年被這個回答驚得目瞪口呆。

「不可能。」

「但是事實已經在你面前了喔。畢竟親愛的守護者大人都已經親自拜託我來滿足名為杰米.班內特的慾望了。」

「我不能接受這樣的事實!」

窗外傳來一陣猛烈的寒風,一陣雪花從窗戶空隙之間灌進來,杰米轉過頭,看見另一個守護者抓著冰杖穿過窗戶擋在對方的面前,露出罕見的怒意。

身邊的冰雪像是有生命的環繞在傑克的身上發出呼呼聲響,然而面對盛高怒意的傑克的埃迪卻好整以暇地慢慢穿起衣服,伸出手理了理凌亂的黑髮。

「親愛的守護者大人來英雄救美了嗎?」幾乎帶滿盈盈笑意,埃迪愉快的開口:「唉呦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你——」

「住口!」傑克打斷他的話:「你給我滾出去!」
守護者嘗試釐清兩人之間究竟做了甚麼對話,然而——他回頭對上杰米的眼神,對方是很明顯地避開了自己的目光。這一切很明顯對方跟杰米說了甚麼,傑克不安的想。

「三心兩意是會被人討厭的喔,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

「那也不甘你的事。」守護者幾乎是下意識的回應:「我要怎麼做我自己決定。」

「希望如此,」埃迪笑出聲,伸出手指向對方的胸口。「但是別忘了我就是你決定後的成果呢。」

守護者只覺得心上似乎被人狠狠地揪了一下,疼得令他別過頭去握緊拳,因為杰米在場的關係讓他無法直接向對方動手,然而對方正是看準了這一點才一直留在室內。沒錯,傑克知道自己喜歡杰米,這是千真萬確的事,也無從否認。可當這份情感交由他人口中說出來卻好似被公開處刑般感到困窘以及憤怒。

但與傑克相同面貌的對方只是笑笑,向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杰米靠近,趁著雙方都還搞不請楚狀況的時候再度在對方臉上親暱的偷親一口,如同情侶間會做的舉動。

「如果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無法滿足你的話,我隨時歡迎杰米呼喚我。」

「我跟那個悶騷的守護者不同,我對你的愛情是如此真摯纏綿。」

傑克似乎喊甚麼話,但是杰米卻沒有聽得很清楚,他只看見與傑克相似的守護者避開了傑克冰杖的攻擊,靈巧的從窗戶一躍出去,只留下守護者與人類兩個人。霜精靈的臉上滿滿是困窘與惱怒的神情,但當傑克轉過身去面對杰米時傑克卻變成一種畏縮的表情,兩人對視不發一語,尷尬的沉默氣氛在兩者之間凝結,最後是守護者避開對方的眼睛轉過頭。

杰米伸出手想觸摸對方的臉,但守護者卻驚恐揮開對方的手退後幾步,表情像是受驚嚇的小動物。

「我——對不起……」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守護者怯生生丟出這麼一句,「我——」

「傑克?」

「對不起……我需要一個人靜一靜。」守護者搖搖頭,而這個表情在杰米眼中變成一種被某件事情困擾的表現,他察覺到傑克避開自己的眼神再度開口:「我很抱歉。」

「傑——」


不等對方的回答,守護者穿過窗戶來到室外消失的無影無蹤。


埃迪回合O3O


黑髮的守護者有點漫不經心的坐電線杆上往某棟建築物的某間亮著燈的房間眺望。

埃迪開始想像傑克凍人因為被自己揭開喜歡杰米.班內特這件事而感到恐懼的表情。那種感覺就像是揭開別人多年不願意面對的傷口,而一但結痂的傷口被揭開的那剎那所散發的血液香氣總是薰的讓自己飄飄然般地出神。

最初從傑克心中誕生的自己不像一般幼兒一樣不懂的世事,埃迪一開始就明瞭自己為什麼會出現在世上,他認為這沒甚麼好的,但他只是看不慣彆扭的守護者對那個人類的的感情。

接著他開始厭惡另外一個自己。

如果說埃迪本身就是傑克的慾望代表的話,那麼傑克凍人這個人本身幾乎是強迫性逼迫自己禁慾,然而守護者又不是聖人,從傑克凍人身上傳來的對那個人類的想法重量一度讓埃迪負荷不來。


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杰米。


那時幾乎是濃稠到像是瀝青一般黏膩的想法毫無預警地朝剛誕生的埃迪襲來,險一些讓他崩解為雪花但是撐過去的埃迪在最後是全盤的接受了對方的想法——喜歡上杰米.班內特這種事情。

不過那到底是不是愛情呢?埃迪始終不確定,但他卻很明白自己接受了傑克凍人的情感之後自己該做甚麼。

黑髮的守護者握起那剛屬於他的墨黑色牧羊長杖,一溜煙的閃到了那個男孩的窗戶外面。


------------------------------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