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14

act.18 『行間』關於黑色的霜精靈對白色情人節的證詞

ROTG衍生】
/教授埃迪

呵呵呵呵呵不是杰米傑克都被騙啦(被揍)
大白天的寫甚麼R18所以18+成人指定注意,所以撲浪上的愛卿們真會取悅朕啊,啊?
依舊寫完只有一個字、真的。
作業曲目是風之旅人跟女神轉生,但聽這種OST寫這種東西我到底怎麼了www
到底是為什麼我要重新拾起節慶應景糟糕文啦!

說好的臥室就問天吧O3O

慣例解說時間:


『行間』關於黑色的霜精靈對白色情人節的證詞


埃迪停在大學的中庭思考很久。對他來說今天大學校園內的氣氛老是怪怪的,硬要說的話大概就像是那個守護者與杰米.班內特相處時會出現粉紅泡泡的那種氣氛。埃迪知道情侶間交往是天經地義的事情,但今天不管走到哪被閃瞎的遇敵率幾乎是百分之百。大概是聯想到了關於傑克與杰米的相處場景,黑色的霜精靈開始在大學校園中颳起風雪惡整那些情侶。


只可惜黑色的霜精靈不知道他現在的所作所為是在遷怒,或者是類似那一方面的事情。


「聽說你今天在學校裡鬧了不少事情啊?」教授看著某隻黑色的霜精靈被精靈王像是抓小貓一般邊碎碎念邊拎回自己的辦公室,克勞斯蹲下身子看著那個正在自己地毯上因為不滿而開始打滾的埃迪。「鬧到被奧貝隆抓到,你到底做了甚麼事?」

「哼!」埃迪翻了一個身背對他,根本不打算解釋。「我才不告訴你咧。」

萬一被對方知道自己只是不滿被閃瞎的這個原因的話,他相信自己會好一陣子被對方拿來當把柄,埃迪心想。

「好吧,那我繼續寫春季期刊的報告囉。」克勞斯起身跨過對方打算回書桌,他卻沒發現躺在地板上的那隻霜精靈露出懊惱的神色,一邊嘟著嘴伸手抓住克勞斯的腿讓對方跌倒。

某教授吃痛出聲,一邊揉著自己發疼的後腦。還好只是撞到沙發,他想,萬一跟地板做個一對一親密接觸的話絕對不是頭上長個包之類的後果。這時候他才發現埃迪在這時候爬上自己的身子,姣好的臉孔露出微微惱怒的表情。

「你為什麼不堅持一點啊!」他聽見埃迪這樣出聲,絲毫不客氣的跨在自己的身體上:「你這樣子,還是富有求知慾的學者嗎?」

「但是埃迪大人不是說不告訴我嗎?」

「就跟你講堅持一點啊!」

「好好好都我的錯。」罕見的舉白旗投降,但最主要是克勞斯自覺真的不順眼前霜精靈的意的話,晚點絕對不是頭上這幾個包的下場,他順手拉下埃迪的身體靠向自己:「那為什麼我親愛的埃迪大人今天會在校園裡面到處整學生呢?」

「為什麼今天他們都要親來親去的啦!」丟了一句摸不著頭腦的話,埃迪在對方的身上開始大發脾氣:「平時就算了摟摟抱抱我都可以當作沒看見,欸很奇怪耶,今天是甚麼日子為什麼走到哪邊都會看到情侶在放閃啦!」

埃迪幾乎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一樣說話,語氣滿滿的不滿與不開心,但他也沒發現身下那個抱著自己的某教授聽到自己的言論開始勾出笑容,而且還異常燦爛。

「噢我大概知道為什麼。」

「說啊。」

「親一個我就說。」


「你真的很會討價還價耶!」

埃迪抱怨,仍順從的俯下身貼上對方的嘴唇,但他還是不忘輕輕咬上對方幾口表示不滿,教授在那一片微微發麻的痛感離開對方的唇。黑色的霜精靈趴在自己的身上大概不打算離開,蹭了蹭克勞斯的頸子幾下,埃迪開始催促對方公布答案。

「——你知道,白色情人節嗎?」

「你的教學癖又出來了,拜託我又不是你的學生。」

「我沒有要解釋啊,我在說答案。」克勞斯對他投以無辜的眼光:「今天是白色情人節。」

「所以外面才有那麼多的粉紅泡泡?」

「對。」

「明天呢?還會跟今天一樣嗎?」再度提問。

「應該就不會像今天有那麼多了,大概。」

「那就好,」埃迪安心地嘆了口氣,但口氣還是滿滿的不開心:「如果明天再出現那堆粉紅泡泡的話我絕對、要讓這裡下一場暴風——嗚嗯——」

眼前的霜精靈發出一聲與先前對話完全不符合的聲音,從對方弓身子和耳根瞬間泛紅的狀況下克勞斯才意識到自己做了甚麼。

「克勞斯.瑞門你摸哪裡!」舉起手掩著自己嘴的埃迪紅著臉叫出聲,「我哪時說你可以摸那——嗯——不要、摸——」

好的,教授大概發現會引起埃迪微妙的哀鳴是來自於背後那微微突起的脊椎。

他得承認他一開始只是想安撫埃迪才想拍拍對方的背,哪知道從順著那條龍骨摸下去卻得知自己從未發覺的——新世界?眼前的霜精靈幾乎是緊緊抱著自己頸子顫抖呻吟,一邊想沒那麼剛好吧,年輕的教授秉持著求知欲的精神重新按著剛剛的模式摸了一次對方的背脊。

「咿呀——克、克勞斯——」霜精靈身體緊緊貼住他的,但上半身卻像是受到刺激般弓起哀鳴:「——別、摸——你找死嗎——嗯嗯——」

「但是我看埃迪大人好像很享受的說,」單手捧住黑色霜精靈的臉頰,克勞斯看著對方因為受到刺激而略顯得有些迷濛的雙眼,從微微泛紅的臉頰與短促的吐息很快能理解霜精靈的奇妙敏感帶:「莫非埃迪大人的敏感帶是這邊嗎?」

「我沒說可以你不要亂碰——」埃迪朝對方哈一口寒氣咬上對方的耳垂,但接下來的話語根本沒那個想要對方停手的意思:「但既然碰了,教授想必是準備好要接下來要怎麼滿足我了對嗎?」

「聽悉尊便,我親愛的霜精靈。」他又摸了摸對方的背脊,令上頭的霜精靈再度發出一聲滿足顫抖呻吟:「但您真有情調呢,在情人節做這種事。」

「只在你的面前才會這樣啊,」黑色的霜精靈起身維持跨坐在對方身上的姿勢,拾起對方的一隻手往自己的衣服內探去,人類溫暖的手碰到精靈冰涼的軀體引起霜精靈的一陣打顫。

「準備好要弄壞我了嗎?」勾出一個據說是其他精靈言傳感覺是最討厭但也是最美麗的邪媚微笑,眼前的黑色霜精靈舔舔自己的嘴唇:「我親愛的克勞斯.瑞門。」

「真是不乾脆的小貓咪,」無視對方的抗議言詞,青年重新把對方拉下來,克勞斯按著慣例吻上對方的唇,咬著埃迪的唇瓣摩娑。

「不會把你弄壞的,但讓我聽聽看吧——」在換氣的間隔中克勞斯吐出那麼一句,棕色的眼閃爍著意味深長的眼神。「——我親愛的霜精靈舒服的聲音……」




斗大的辦公桌室中,飄盪的兩人份氣息濃厚的粗重喘息聲「克、克勞斯——」永遠停止在未退去的少年青澀肉體迎接著成年男子熱燙的慾望,在負有節奏的律動中少年的身體微微顫抖,那一頭如夜的髮絲透過外頭斜陽照射,頭髮透著一種像金色光芒般的透明感,如雪一般的兩片唇瓣絲毫不隱忍因交媾而發出的一聲聲激情呻吟。

相疊的下身傳來淫穢的潮濕水聲刺激著彼此的耳膜,混著那幾聲少年膩著嗓音的撒嬌呻吟更貼上一種淫糜的觀感標籤,蜂蜜色的金色眼睛因為快感而眼神迷濛,那佈著不知道是誰的體液的白皙身上滿滿的都是青年在所給予他的鮮紅印記,埃迪伸出細瘦的雙手強行摟住克勞斯的頸子,彷彿輕輕一擰就能折斷的腰肢則是不停的迎合對方的動作而上下擺動。

「喜歡嗎,我親愛的埃迪——」能夠看見精靈的克勞斯笑著,那個隨著燈光像是可以變換瞳色的眼眸漾著滿滿的笑意,他抽出那個不斷搓著對方乳首的一隻手,碰了碰霜精靈下半身挺立的慾望上下輕輕套弄,眼前的霜精靈眼神迷亂的點點頭,自己體溫之故而漸漸變溫的辦公桌讓他覺得自己好似被灼傷,緊緊摟著淡色頭髮教授的肩膀,埃迪再次承受另外一次猛烈的挺進,這陣衝擊過後只讓霜精靈的迷濛眼神更加的渙散,雪白的身子如像被電流通過般的痙攣顫抖,金色的眼滿滿只映著眼前男子的身影。

「——啊啊——別、別停——」

「看來真的很喜歡對吧?」再度頂了頂,克勞斯感受的那埃迪因為快感體內的內壁一陣一陣的緊縮感。

「教、教授——」霜精靈用著不成調的聲音喊著,下半身滿滿的都填充克勞斯滾燙的慾望讓他根本滿足的要失去理智,幾乎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將被對方弄壞,內臟如被擠壓著壓迫肺部想要更多的空氣。幾乎身上每一個細胞都叫囂著更多、更多,專注在交合處上的霜精靈能夠理解內壁正被欲望用力摩擦,他喊著眼前青年的名字,撕裂痛楚觀感後的尖叫也依舊是克勞斯的名字。

對方褐色的髮落在自己的額頭上,溫軟的氣息印在臉上,這時黑色的霜精靈才理解對方又吻了自己,這時埃迪拉開與青年的距離,精緻的面容與燦金的眼流露著類似敵意般的情緒,他再度咬上對方。

「別、別對我那麼溫柔——」他舔去自己面頰上的體液:「我——嗯——我可是埃迪——」

「是的,我當然知道——」克勞斯咬回去對方雪白的頸子,嚐到對方身上熟悉的冰雪味道,身下的抽送仍未停止過:「但你畢竟還是埃迪。」

「你會讓我得寸進尺啊啊——這樣子、嗯——你、也願意——」

「當然願意了,我親愛的霜精靈。」一起一伏的胸膛上黏滿了汗液與先前發洩過的精液,克勞斯俯下身吻過了對方的臉像是祈禱般地繼續低語:「你說過我是你的東西,親愛的埃迪,你對我任性一點也無所謂——」

「白癡……」不甘示弱地罵回去,但現在的霜精靈只像虛張聲勢的小貓一樣毫無攻擊性,雙手緊緊被克勞斯的雙手所扣住,他再度仰起頭向對方索吻:「——負責啊——」

Yes , My Lord.


充滿熱度的唇貼上對方,最後埃迪只記得自己拔高的呻吟不斷要求對方盈滿自己的那一聲一聲尖叫懇求。





「克勞斯我討厭你——」以趴臥之姿躺在某教授辦公室的沙發上,埃迪金色的眼寫滿了滿滿的不悅:「你害我不能下沙發都是你害的!」

「可是這不是你要求的嗎?」克勞斯投了一個自以為無辜的眼神看著他:「一開始要求把自己弄壞的人是誰啊?」

「你!可惡等我恢復了我一定要把你凍成冰棒!」尖叫。

「但是埃迪大人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發覺自己大概是對方冰凍名單的首選,克勞斯似乎想轉移對方話題般的丟了一個問句:「可以讓我問問嗎?」

「說來聽聽,」霜精靈撇過頭:「但我沒有回答的義務。」

「嗯好吧,我可以問說剛剛——是你給我的白色情人節回禮嗎?」

「你白癡啊!你當我是那種會過白色情人節的精靈嗎?」如果身體不是沒辦法讓自己下床,埃迪現在就想跳起身把眼前那個泛傻笑的某白癡教授凍成冰棒:「你又有送過我東西囉?」

「有啊,不過我想大概你也不記得了——」仍是那個無辜的眼神,棕色的眼幾乎都快泛出淚光:「你忘記那一天我送過你巧克力了嗎?」

「啊——?等等你說那個我丟給哈利葉他們的那個巧克力喔?」

「嗯對啊,喔原來你是給皮克西吃掉喔,喔反正也沒關係啦,沒想到親愛的埃迪大人身體還是記得回禮的禮節,這讓教授我好開心——」

「混蛋!」

走近霜精靈的身邊,克勞斯蹲下身的吻過對方的臉,那雙手不安分的還想摸摸黑色霜精靈的背:「先別說那個,今天我可是看到好多你不人為之的另外一面。」

「別再摸那裡了,我強烈拒絕。」霜精靈撇過頭:「你要摸等下次,埃迪大人只准你摸埃迪大人的頭髮。」

「是——」坐上沙發,克勞斯自動示意自己的膝蓋給霜精靈躺:「那麼白色情人節快樂囉,我親愛的埃迪。」

「你根本白癡——」鼓起腮幫子,埃迪的耳根不爭氣的開始泛紅:「去你媽的白色情人節。」





[FIN]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