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8

act.15 『行間』關於某個大學教授的獨奏曲

ROTG衍生】
/教授埃迪

老樣子遠點本衍生,初次來訪請見下方角色介紹相關。
另外,未閱讀過本文的建議不要點,我怕會雷到OTZ
我不承認我只是想看教授拉小提琴而已wwww
然後就不知不覺就爆字數了OTZ



『行間』關於某個大學教授的獨奏曲

克勞斯教授的房子總有一間房間上鎖,這是埃迪早就知道的事。老實說他會待在克勞斯的身邊是超乎自己的想像之外,而且對自己來說完全只是一個單純的意外。甚至,他沒有想過那個大學教授願意點頭承諾埃迪可以隨意地來到他家——前提是不要干擾他的正常作息便可。

不過黑色的霜精靈倒是沒有考慮不干擾對方作息這個選項,畢竟每次看到克勞斯因為自己惡作劇而皺起眉微微苦惱的樣子讓他看得很樂,但埃迪完全忘記對方總是能抓緊自己惡作劇的節奏反將自己一軍。

比如說會順著自己的言論而曲解原先的意思,更進一步的是自己老是被自己的言論挖坑跳了進去,像是被對方擁抱或自己主動親他這件事,老實說埃迪老是搞不清楚名叫克勞斯.瑞門的男子腦袋裡面到底裝甚麼,或許因為太過難以理解才會深受精靈們的喜愛,更有可能是朝夕與精靈們相處才締造了這種奇妙的人格。

克勞斯曾經對埃迪說過自己的房間隨便都可以讓他進出,但唯一只有在三樓天花板上的那一小間上鎖閣樓是絕對不能進去,那個教授還用著藍鬍子的童話故事做比喻,叮嚀的黑色的霜精靈無論如何都不要打破這個承諾。

一開始埃迪的確有乖乖地沒有去一探究竟,但時間一久埃迪卻開始好奇對方的閣樓到底藏了甚麼東西。雖然說他曾問過克勞斯閣樓的秘密,但對方只是笑笑對他說閣樓甚麼都沒有,叫他不要多想。

但黑色的霜精靈哪管那麼多,某天趁著教授未歸的時候,埃迪躡手躡腳的便順著樓梯移動到了三樓,繞過外頭的窗戶爬到了閣樓的窗戶前偷偷潛了進去。

克勞斯說的沒錯,小小的閣樓甚麼東西都沒有,只有一張書桌上面擺著一盒用著黑檀木打造而成的細長琴盒。

除此之外真的甚麼都沒有,看到這的埃迪感覺非常的失望。自覺被騙的霜精靈咂著嘴轉身想要離開那間閣樓時卻發現自己無法動彈。一道勉強能用肉眼辨識的光幕包圍住埃迪像是牢籠一般將霜精靈囚禁在其中,儘管埃迪手上還抓著自己的牧羊冰杖,但自己發動的冰雪在碰上那道光壁時冰雪卻在自己眼前消逝無蹤。

「朕以為已經將此閣樓設下了各種魔法防止精靈入侵,沒想到還是有漏網之魚吶。」一道男聲自埃迪背後響起,黑色的霜精靈勉強轉過頭去,只見到頭上戴著一頂金色冠冕的黑髮青年看著他,身上紅色衣服的樣式幾乎只在古代見過的懷舊式樣,但令人最訝異的卻是來自對方身後那一對宛如鳳蝶一般巨大的蝴蝶翅膀。

「朕乃奧貝隆、是為精靈之王。答覆朕的問題,除此之外不用多說。」名叫奧貝隆的精靈王開口:「爾為何在此?」

「不由分說將人囚禁起來是精靈王的崇高行為?」埃迪回應他:「連路過於此的精靈都不放過。」

「放肆。」精靈王擺擺手,原先囚禁埃迪的那一層魔法變成一條繩索緊緊地綁住霜精靈,隨著綁住的時間一長,霜精靈只感受到自己的體力似乎隨著時間慢慢失去力氣,難過的不適感引起了埃迪悶哼。「朕可沒要爾說其他與答案無關的言論,朕先前有言、此地被授予魔法,未收到邀請者是無法入內,如今爾破除魔法來到此地,朕難道不能合理認為爾是想加害於此地?」

「這、這裡有魔法嗎?我怎麼都沒感覺到?」逐漸失去力量的埃迪故作驚訝,但老實說他真的也沒有感受到魔法的徵兆:「還是說你根本老年癡呆忘記根本沒施法?」

「還真伶牙俐齒吶。」精靈王勾出一抹笑:「既然都不想答覆朕的問題,朕想爾也不需要那張口了是不?」奧貝隆勾出另一條光之繩,接著打算綁住霜精靈的嘴。

「慢慢慢慢著奧貝隆!他是我的朋友!」閣樓的入口發出一陣聲響,接著入口很快地打開,一頭淡色頭髮的大學教授從下面冒了上來,氣喘吁吁地三步併兩步爬上階梯然後把被囚禁的黑色霜精靈藏到自己的身後:「他不是入侵者,那是我的東西。」

「瞧瞧這不是克勞斯.瑞門,朕沒想到有朝一日會看見汝如此失態。」精靈王挑眉,揚起的手在這時放下,埃迪只感覺到綁住自己的那層不快感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失去力量支撐的自己雙腿一軟毫無預警地直直往下癱倒。

「埃迪!」克勞斯一個轉身扶住霜精靈,仰起頭看著眼前的精靈王:「奧貝隆你做了甚麼?」

「沒做甚麼吶,汝大可以問題問之。」精靈王回應:「滿月時刻已近,朕來訪只求汝為朕奏上一曲小提琴,然來訪卻見閣樓他者入侵,難道朕為汝除去禍害還需汝等責難?」

「但朕卻罕見失誤,未察覺此物乃汝所有物。然,克勞斯.瑞門吶,名為埃迪的某物並非精靈也非與汝同族,汝究竟拾獲了何者?朕深感興趣。」

「說來遺憾但我想以緘默應對,這點有請精靈王諒解。」克勞斯搖頭,將懷中已經昏厥的埃迪抱得更緊:「請求奧貝隆、統御精靈之王原諒,我將履行為您奏上一曲小提琴、但今日請回吧,我想照顧埃迪。」

「也罷,朕也致上歉意,很遺憾我傷害汝等所有物。待埃迪醒來,朕將重新來訪此地,請告誡埃迪,下次別再以窗戶為入口進出,不論何者都會認為其者想對此不利。」

原來只是爬窗戶被精靈王攻擊,克勞斯看著那抹黑色心想。差一點在對方前面笑出聲,但最後他仍是保持禮貌朝對方行畢恭畢敬的禮,目送對方離去。

「等等奧貝隆,他不是我的東西啊!」突然想到甚麼事情一般,克勞斯有點懊惱的咕噥.




埃迪在克勞斯的床上醒來,而且是被熱醒的。

黑色的霜精靈查覺到自己的背後有滾燙的體溫後吃力地轉過頭,迎面而來理所當然又是某個教授的睡臉。月光透過窗戶照到臥房染上一層銀色的光芒,埃迪此時才想起來自己為什麼會從閣樓跑到這裡。

他掙脫克勞斯的懷抱下床,還未恢復的體力差點支撐不住自己的重量。霜精靈靠著旁邊的牆喘幾口氣,接著慢慢往臥房門口移動。

「——建議你還沒恢復體力不要隨便出去。」克勞斯從床上坐起身,理了理自己頭髮:「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隨便去閣樓的,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多狼狽。」

「真是抱歉啊,克勞斯教授。」靠著牆,黑髮的守護者回應:「還真的有勞你把我帶回來。」

「別再伶牙俐齒啦,埃迪。你給我回來坐好。真是的,還好不是皮克西在大門口跟我說你跑去閣樓跟奧貝隆對幹,不然我真的沒辦法及時趕到。」

「不要讓我擔心。」

「我才沒跟那隻花蝴蝶對幹!明明就是他攻擊我的!」沒聽到最後一句話,埃迪暴怒:「要不是他先攻擊我,我才不會失態!」

霜精靈坐回對方的床上,抓起對方的枕頭抱在懷裡扁扁嘴:「我下次絕對不會這樣。」

克勞斯凝視埃迪的背影,有那麼一瞬間他認為眼前的霜精靈似乎快哭了,他原本想把對方抓進懷裡的,但覺得這麼做大概有九成會凍成冰像。思考了一會,淡色頭髮的青年下了自己的床,繞過雙人床來到對方的面前,埃迪看了他一眼,彆扭的轉過頭。

「那不談奧貝隆的事,你怎麼會想去閣樓?」他坐在地板上提問:「我不是提過不要去閣樓嗎?」

「就——好奇嘛。」

「那有看到甚麼東西嗎?」

「……沒有——」

「噗——」

埃迪轉回頭瞪向對方:「你笑屁啊!」

「不對啊,你一定有看到。」討饒似的擺擺手,克勞斯回答他。

接著對方站起身來離開了霜精靈,克勞斯逕自走向臥房另外一端的書桌提起某樣東西再慢慢走回來。埃迪看著對方手中的那樣東西,過了一會才辨識出那是一開始躺在閣樓桌子上的小提琴琴盒。

教授把琴盒放在對方的腿上示意要對方打開:「這就是上鎖閣樓的秘密。」

埃迪打開了琴盒,在琴盒中,他突然理解了為什麼對方會把小提琴放在那裡,映在霜精靈視野中的是一把他從未見過漂亮的而且特別的小提琴,連他這個對音樂沒涉獵的精靈也可以理解箇中的美感。那把刷上如外頭月夜一般靛青色調的木頭質感,在月光下如河水般閃耀著粼粼光芒,墨紅色的天鵝絨襯墊襯著它也絲毫不減那份光芒。

「這是——?」

「小提琴啊。」

「廢話,我是說你把這種東西鎖在閣樓幹麻?」

「因為精靈王喜歡在月色中聽我拉小提琴啊。」

此刻,克勞斯從琴盒裡輕巧地拿出那把小提琴然後握在手上,執著琴弓,克勞斯那雙褐色也像綠色的眼睛透露某種訊息『May I ?』他以眼神提問,最後埃迪點點頭。

以琴弓向埃迪行個禮,克勞斯舉起小提琴抵著下巴,手執起琴弓劃過琴弦。

小提琴發出了一個音,像是少女嘆息,接著是與先前不同的另外一個清澈琴音,音符撞擊到牆面上又傳回來,順著臥室的格局穿過窗,穿過了籬笆。像是能夠掩蓋一切的聲音那般,埃迪自覺一瞬間全世界彷彿只剩下了小提琴的聲音。

黑色的霜精靈眨了眨金色的眼,克勞斯望著他以唇形丟出一個問題:「選個曲子。」無聲的問句讓埃迪思考了一下,啟唇說了某個曲名。那是很多年前,自己仍是傑克凍人一部份的自己曾在體內聽過的某個旋律,也許只是路過窗前某個男子所吟唱的曲子,那旋律不知為何地讓埃迪聯想到眼前這名男子。克勞斯點點頭,轉動脖子,執起琴弓開始演奏。

世界的時間彷彿在此刻暫停,只有悠揚的樂聲在安靜的空間迴盪。曲子如同有生命,順著對方指節分明的手指琴弓流暢劃出樂聲,無聲的旋律停留在兩者之間,一瞬間讓某個黑色的霜精靈濕了眼眶,他舉起手揩去眼角的水光。

有其他精靈順著樂聲穿過窗戶來到克勞斯的臥房內,而且還有更多精靈魚貫而入,埃迪驚訝轉頭望著那些精靈,突然明瞭為何克勞斯要將小提琴留在閣樓內——臥房的空間根本容不下那麼多精靈,而且透著外面的月光克勞斯整個人是閃閃發光,宛如小提琴的精魂。一曲完畢,臥房內外所有聆聽教授琴音的精靈們都拍手鼓掌、轟然喝采,人類搔搔自己的臉頰,露出不好意思地微笑。

等精靈們漸漸散去之後,克勞斯收起了自己的琴,而埃迪則保持著坐在床上的位置望著對方不發一語。

「你喜歡嗎?」扣上琴盒的鎖,克勞斯丟出一個問句

埃迪有些困難的點點頭,很不願意承認自己的確喜歡對方的樂聲,以及更之後拉小提琴專注的臉。

「你還會拉小提琴啊。」

「興趣而已,」對方回應他:「已經很少拉了,你剛剛也看到我一拉小提琴這裡出現甚麼樣子的盛況。」

「嗯——所以你只會拉給花蝴蝶聽?」好吧他得承認自己有點吃味了。

「只拉給你聽也可以啦,」他聳聳肩:「還有千萬別在奧貝隆面前提花蝴蝶這三個字,他一定會發飆。」

「喔——」

「不要露出那張臉嘛,不然我再拉一曲如何?」克勞斯作勢要打開琴盒。

「不!千萬不要!」

「為什麼?」克勞斯一臉困惑:「難道你不喜歡?」

埃迪連忙搖頭否認:「我當然喜歡啊!但你一拉小提琴等等其他精靈又要塞爆房子了,我絕對不准、你只准拉給我聽!」

「交換條件呢?」

「我絕對不會親你!」

「真傷心。」教授向前幾步走近埃迪,彎下腰以手指抵住對方的下巴,他望著埃迪的眼一字一句的說:「那麼我只好先收下剛剛的演出費了。」



他吻上對方。



[fin]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