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7

act.14 『行間』關於某個教授與黑色霜精靈的相處

理所當然的又是教授埃迪篇。
雖然我說我不寫西批但是這兩人的互動根本是個新世界我到底Wwwwww

只好相信埃迪是傲嬌了(X

照慣例的防爆說明
小說【無窮遠點】後續的碎片系列。



另外,未閱讀過本文的建議不要點,我怕會雷到OTZ


『行間』關於某個教授與黑色霜精靈的相處。







「克勞斯。」

「在基督教的傳統中,「信仰」就是一種對上帝的「託付」(trust),尤其是祂原先在《舊約》對以色列人的承諾,後來在《新約》中,承諾擴大至所有人。」

「克——勞——斯——」

「關於承諾呢,那對以色列人而言那個承諾是,民族的富足與繁延,後來對世人的承諾是,在天堂中的永生。對於許多基督徒而言,將生命託付予上帝,需要祂的神蹟才能夠做到。」

「克勞斯你聽得到我的聲音對吧?你別裝蒜!」

「因此信仰不是基督教獨有的概念,但是基督教傳統不斷透過「理性」發掘信仰內容的事實,創造出獨特的宗教哲學。」

「克、勞、斯、我、要、生、氣、了!」

「……——」

某個大學就授嘆了一口氣,默默地將手上的粉筆放回粉筆槽,接著回頭將目光放回身後——那個坐在講桌上不停晃著腿的黑色守護者;眼前的埃迪對他笑了笑,金色的眼滿滿都是笑意,霜精靈對他舉起了一隻手:「早安,克勞斯。」

但克勞斯總覺得自己的理智線大概斷了幾根,老天的他居然在捏跟他來上課皮克西的臉!大學教授不理會對方的言詞,逕自將目光放回自家的學生身上打算繼續講授。

「那麼翻到第兩百二十七頁『存在主義』,「存在主義」原先是一種與祈克果思想聯繫在一起的哲學立場。在這種哲學中,祈克果最先提出「存在先於本質」的觀念。」

「「存在」指的就是,作為一個主觀個人的狀態,而「本質」則為一個人與他人所共有的客觀特質。」

「克、勞、斯、教、授!」得不得預期回應的霜精靈嘟起了嘴拿起冰杖往教室的地板重重一敲,好極了教室內的溫度驟然降了十度之多,甚至還有像是鐘乳石般的冰柱從天花板上垂掛下來,眼前的那一群學生發出一陣驚恐的抽氣聲,然後是克勞斯無奈的臉。

「唉——」看著自己的學生邊打冷顫開始竊竊私語教室內出現這種奇景,克勞斯自覺自己光輝的任教生涯中又添上了一筆傳奇:「我想空調又出問題了。」

克勞斯搖搖頭,眼前的霜精靈則是一臉計謀得逞的笑容:「今天就上到這裡好了提早下課,班代你離開後記得幫我通知工友說B724教室又來了,晚點我會想辦處理的。」


他望了一眼埃迪:「對,我會想辦法的。」



克勞斯在自家客廳的火爐前烤著火並坐在沙發上讀著書,原本應該是輕鬆愜意的閒暇時間卻因為自己的大腿上多了一抹黑色而被迫告終。埃迪隨意地躺在對方的腿上漫不經心地伸手戳戳對方的領帶,其舉動令克勞斯聯想到像是貓咪在玩毛線球的光景,然而眼前的埃迪並不是貓,硬要說真的是貓好了,一定也是個脾氣高傲的貓咪。

「我說你一定要跟我回家嗎?」撇頭避開了埃迪的掌,克勞斯有些無奈地說:「多虧你的舉動讓我被迫要挪到其他大樓上課啊,你到底是怎麼凍住那些管線的?」

「商業機密。」埃迪淘氣地出聲回應,翻了一個身開始蹭對方的腿繼續把對方的大腿當作膝枕:「再說我跟你回家不好嗎?我不是你最喜歡的霜之妖精?」

「欸——老實說我比較喜歡獨角獸跟奧貝隆。」克勞斯秒答,絲毫不考慮這答案會不會讓埃迪出現心理陰影:「但是獨角獸我只看過那麼一次而已,而奧貝隆老是那個調調,沒事根本不會輕易現身。」

「喔——」漫不經心地回應對方,埃迪的口氣也顯得不在意:「但是教授的家好安靜,我還以為辦公室已經多成那樣了,住所應該會更多精靈的吧?」

「我沒說沒有啊,你一定是沒去後院對不對?」克勞斯歪頭回應:「比起我的房子他們更喜歡我的後院,說真的埃迪你應該去看看。」

「不要。」轉頭,黑色的霜精靈仍保持著原來的姿勢:「我喜歡這裡。」

「但我很困擾。」克勞斯指了指他的領帶:「這是我最喜歡的一條領帶,你把他凍住讓我明天不能繫讓我好傷心。」

「再說你不是應該去外面玩?或是回到傑克凍人那邊?」

「不要。」

這是第二次埃迪出聲否定:「除了杰米.班內特之外,只剩下你看得見我了。」

「啊?」

「再說我回去那邊八成會被閃死。」埃迪皺起眉彷彿不願意去回憶杰米房間的光景:「你知道他們多閃嗎?老天的光站在旁邊都會被粉紅色的泡泡淹死啦!」

「但我記得你不是喜歡班內特同學?」

「就說那是守護者大人的感情不是我的本意啊!」

埃迪摀起臉:「拜託克勞斯你就讓我待在你的身邊好不好?絕對不會少肉!我很乖的,絕對不會干擾你的生活作息!」

「但我覺得這番話一點說服力都沒有。」教授覺得自己的腳快凍到沒知覺了。

「你很挑耶!」起身反駁:「我可是你最喜歡的精靈耶!」
一開始就說我喜歡的是獨角獸跟奧貝隆啦。克勞斯在心中想著,聳聳肩:「不然埃迪你說說看你會給我甚麼交換條件好了?或許可以讓我考慮一下。」


「我可以幫你保鮮所有的食物。」

「我有冰箱,而且夏天也可以用。」

「天然冷氣!」

「冬天用不著。」

「雪假?」

「教職員沒休假。」


「吼——」黑髮的守護者發出一陣難以理解的叫聲,最後想也不想得仰起頭親上對方。

大概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這讓某教授的思緒一瞬間轉不過來。

「這樣就可以了吧?」離開的對方的唇,埃迪有些懊惱:「我就剩下我自己了啦,要殺要剮隨便你!」

「呃——埃迪大人?」一邊撫摸著唇上的觸感,克勞斯忍不住開始笑了起來:「你真的好認真。」

「甚麼啦!我到底能不能待在這裡?」

「所以我可以理解成是霜精靈在追求我這樣嗎?」

「噗——你腦子燒壞不成?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才沒有追求你!」好的,黑色的霜精靈覺得自己的臉開始燒燙起來,而且他開始後悔自己幹麻要做出那樣子的舉動。「FUCK!那都是誤會!」

「所以我說我沒有要求你做到這種地步啊,」淡色頭髮的青年執起了對方的手,然後在對方手背上印下一個溫度。「但我不討厭就是了。」

「滾開!」努力抽回自己的手,埃迪第一次體會到被人吃死死的感覺:「前言撤回!我要回家了!」

「喔好啊,等等不要哭著回來說你又被閃瞎了喔。」克勞斯愉快地擺擺手,臉上的笑意仍未退去。「不過回來也沒關係,我家隨時為你敞開窗戶。」


黑色的霜精靈開始懊惱自己到底做錯了甚麼事。






[FIN]

0 com.:

張貼留言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