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3/6

act.13 『行間』關於黑色霜精靈的疑惑

角色:埃迪、克勞斯教授。


小說【無窮遠點】後續的碎片系列。

總歸一句:準備要吃書啦www
到底誰說要出教授外傳的給我站出來啊www
另外,未閱讀過本文的建議不要點,我怕會雷到OTZ

『行間』關於黑色霜精靈的疑惑








  一頭淡色頭髮的青年點著蠟燭在自家辦公室批閱著學生的作業,會這樣做的原因不外乎是因為今日的文學大樓突然停電的緣故。好吧那些都不是重點,因為時間過晚,整間大樓幾乎只剩下他的辦公室亮著微光,連剛剛喧鬧一時的精靈們都不勝體力在他的辦公室睡得東倒西歪,還有一小群皮克西躺在他的外套上說著似乎是別搶我的餅乾之類的夢話,名字叫克勞斯的某個大學教授擱下了筆,揉揉自己的眼睛。

  他一邊望著眼前那份報告,然後想起了跟他一樣可以看見精靈的某個學生,以及在那個學生身後如影隨形的霜精靈。

  「好好加油啊,杰米.班內特。」教授對著空無一人的辦公室發聲:「與精靈相互喜歡是一件艱難的考驗。真希望你能克服難關。」

  「——至於你嘛……可以出來了,我是否開稱呼您為埃迪呢?傑克凍人的負面存在?」

  溫暖的辦公室驟然下降幾度,霜精靈從那片昏暗的光芒中如貓般輕巧地走了出來:「您察覺到我多久了?克勞斯教授?」

  「老實說並沒有很久,」克勞斯聳聳肩:「真的要算的話大概就是你弄著那些像是黑沙般的某個東西讓精靈們睡著的那個時候吧?」他有一點不確定說,接著拉了一張椅子邀請對方坐下:「那麼,黑色的守護者大人來找我這個平凡無奇的大學教授有何貴事呢?」

  「唉呦,您太說笑了克勞斯教授,那麼多精靈願意待在你的身邊這邊難道還可以稱為平凡無奇四個字嗎?」埃迪對他笑笑,優雅地跳到了那張椅子上:「我曾經偷看過杰米.班內特的記憶,從他的記憶之中我得知了你的存在,所以克勞斯教授、你知道『我』是甚麼嗎?」

  「答案不是很顯然的?」

  「是啊,的確;我是明白。」埃迪垂下肩,蜂蜜色的眼變得有些黯淡:「我乃影,是我親愛的守護者大人的影子。」

  「那還有甚麼問題嗎?」教授歪頭不解。

  「我在想——既然守護者大人已經接受了我,已經接受了對杰米.班內特的感情,那為什麼我依然在『這裡』?」

  黑色的霜精靈指了指自己:「我應該回去守護者身上的,但為什麼我仍舊存在呢?」

  「這很簡單啊,這意味著你已經不是傑克凍人了不是嗎?」克勞斯很快地回應他:「難道你不喜歡嗎?」

  「我——」埃迪的聲音顯得更小聲了,彷如連辦公桌上蠟燭燃燒的聲響都可以蓋過霜精靈的聲音:「如果我已經不是傑克凍人的話,那麼我到底是『甚麼』?」

  「而且我發現我對杰米.班內特的情感與我親愛守護者大人對他情感有些許的不同,但我想出發點都是相同的吧?但那些到底是出自於對方的想法哪些又是我真正的想法,我真的不知道。」

  某個教授將那一抹黑色拉到自己的懷中,然後讓那抹黑色靠在自己的肩上。

  「精靈們說我的語言帶有奇妙的力量,」克勞斯在對方的耳邊低語:「如果我能夠幫你的話,我希望能夠幫上你甚麼忙。」

  「但是教授,您這樣子我只能判讀成你在吃我豆腐。」懷裡的那一抹黑色用著含糊不清的話語回應他:「我跟守護者同樣都為霜精靈,你是活得不耐煩想變成冰棒了嗎?」

  「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埃迪。」教授笑出聲:「你還記得你的名字嗎?」

  「你在問廢話嗎?我叫埃迪啊。」

  「那不就是正確答案了?」

  「啊?」黑色的霜精靈推開對方用著疑惑的眼神望著克勞斯,彷彿不瞭解對方究竟想表達甚麼。然而眼前那頭擁有淡色頭髮的青年只是溫柔的對他笑笑,伸手弄亂對方墨色的頭髮。

  「你是埃迪而不是傑克凍人。儘管你源自於傑克的負面情感、也許你的本質與傑克凍人是相同的,也許一開始你們一模一樣,但隨著時間歲月慢慢分化成兩個存在,你漸漸又不像傑克凍人了。」教授頓了一下,繼續說:「你不用急著找出你存在的意義,拿傑克凍人來說好了,他在三百年之後才找到他存在的意義,所以我相信你會獨立存在於這裡一定也有意義存在。」


  「那我該怎麼做?」


  「沒有怎麼辦啊。」埃迪看見克勞斯對他丟出一個異常燦爛的笑臉:「一切都交給月神決定。」

2 com.:

  1. 天啊新世界展開www

    回覆刪除
  2. >Bashi
    哪裡展開了!?(驚恐往上看

    回覆刪除

注意:只有此網誌的成員可以留言。

© 追尋者之愚行 2012 | Blogger Template by Enny Law - Ngetik Dot Com - Nulis